贵州官方回应日军雕塑(陕西官方回应日军雕塑)

更新时间:2022-09-27 19:36:17  来源:精美文章网  点击:

简介:腾冲,一个位于云南边境的县级市,现在很多人提起它,只能想到它著名的火山和温泉。

但其实这个城市除了旅游景点,还有一个值得所有**人铭记的烈士陵园3354国家纪念公墓(滇西抗战纪念馆)。

这里埋葬着成千上万的英雄,他们献身于保家卫国。他们埋葬在这片故土,向后人表达着无尽的爱国热情。正如岳飞墓前的诗所言:

“青山有幸埋忠骨”。

值得一提的是,和岳飞墓一样,在纪念陵园的这些烈士墓前,也跪着四个侵华将领的雕像,从而给出了下面这句话:

“白铁铸无辜仆”

除了这个跪着的雕像,不远处还有一个日本人的坟墓——沃祖卡。

不愿意承认历史的日本,曾经强烈要求在我国困难的环境下把这一切拆掉。

面对日本的呼吁,**直接提出了三个条件,但对方听到三个条件后居然打了退堂鼓。

**当时提出了哪三个条件?为什么国家公墓里跪着四个侵华日军将领的雕像?

先说20世纪末的事件,日本方面诱出巨款拆除雕像。

日本的要求:用重金引诱并拆除雕像。1997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国内主要的外贸出口沿海城市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整个国民经济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然而,就在**一些沿海发达城市受到冲击的时候,云南边陲小镇腾冲突然出现了几个日本人。

这些人,西装革履,面容肃穆,似乎人脉很广。他们所代表的是世界闻名的日本大型财团3354三菱集团。

这是日本六大财团中最大的一个,三菱霸权常年连任,也充分说明了三菱集团雄厚的财力。

三菱集团拥有数量惊人的400多家公司,其中有8家公司成功跻身世界500强。他们几乎涵盖了普通人能想象到的所有行业,可见其恐怖的群体实力。

当时的腾冲县是一个小县城,城区面积不到8平方公里,城市人口只有10万。

所以当三菱代表团通知其集团要在腾冲投资时,这个消息直接让腾冲县政府炸开了锅。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即使是云南省会昆明,也鲜有外资公司,而地处边境的腾冲,其实更受外企青睐。

于是,腾冲县政府派代表联系三菱团队,双方就合作模式进行了探讨。

在讨论会上,三菱代表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想在腾冲建一条汽车装配线,然后我们会投资电机制造等一系列产业。”

这一表态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腾冲县每一位代表的心中炸开了花。

当时云南省只有一家企业拥有汽车生产线,那就是一汽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但用日方代表的话说,地处偏远的腾冲也能有一条符合国际标准的三菱汽车生产线,这将是经济井喷发展的基础。

途远网络

但日方的表态也让腾冲代表开始感到不确定。毕竟投资是为了“双赢”的。如果日方来腾冲建厂,必然需要当地政府的资金援助。

而腾冲县当时的财政可以用“穷”来形容,所以腾冲代表在“建厂”面前显得有些犹豫。

或许是三菱的代表抓住了这个疑点,他们再次放出豪言壮语:

“我们(三菱)会追加投资,总额将达到十亿元。”

这句“豪言壮语”让腾冲的代表们目瞪口呆。

当时腾冲县很多人的月薪还在几十位数徘徊,但三菱的出口却是“十亿”inve

但是三菱的代表说了“输入”后,马上提出了退货的要求,而且要求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句话:

“拆掉供奉的日本雕像,可以让我们移走‘坂本’号上士兵的尸骨。”

三菱的代表提出要求后,剩下的

下的便是等待。他们以为腾冲代表是一定会答应的,因为三菱所给到的投入,对于腾冲这个小县城,那几乎是“无法拒绝”的。

同时,三菱集团到边陲地办厂,这听起来虽说有几分不可思议,但对于三菱集团而言,并非是一件坏事。

因为将三菱的一个工厂放到腾冲,不仅能辐射巨大的**市场,还能借着边境照顾到刚刚用上汽车的东南亚市场。

如此一来,不仅三菱集团分毫不亏,他们还能从腾冲带走那些日军的遗体,可谓是“一石二鸟”。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腾冲代表听闻这一要求后,竟直接站起身来结束了洽谈,还直言:

“出资10亿也没用,休想带走腾冲一粒土!”

腾冲代表的“直言”,让三菱代表愣在了原地,他们从未想过这次的洽谈会,竟会以失败而告终。

但其实这一切并不“突兀”,因为三菱代表忽略了在腾冲**心中的一块伤疤——滇缅战场的惨烈。

滇缅战争背景:正面相持、日军迂回

自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尽管先前的第一次淞沪抗战,日军轻松取得了胜利,但在1937年时的第二次淞沪会战,却让日军意识到,“三月占领**”的计划,完全属于空谈了。

因为日军在淞沪会战中,看到了**军人的前仆后继,尤其是那些死守不撤的国军部队,让格外自信的日本军人对“速攻战术”,产生了一些怀疑。

同时在淞沪会战的掩护下,我国也顺利完成了民族工业的大转移,使我国具备了持久战的战备可能性。

最后,就是淞沪会战巨大的伤亡,以及日军咄咄逼人的攻势,间接唤醒了国人的抵抗情绪。这对于一场民族战争是极其重要的。

这一点,在随后的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军人的意志愈来愈坚固,**的决心也愈来愈盛。

这使日军的进攻速度开始受挫,甚至在台儿庄战役和临沂战役中,日军还出现了大面积的精锐伤亡,日军的战略部署渐渐转向了保守方向。

由此,中日战争正式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但正如上文所言,我国在淞沪会战后,就已经转移了民族工业,准备依托强大的战略纵深,与日本开展一场持久战。

再反观日本“岛国寡民”的现实,显然根本不足以开展一次持久战争,因为巨大的人口消耗和物资损耗,将会把日本这座岛国直接拖垮。

所以极端的日军,想到了包抄我国后路的战略。

须知,我国大后方那可是一众东南亚国家,要想攻下他们,对于日军而言必将是一场大消耗。

可好战的日本军方就是如此极端疯狂,并没有考虑“战线冗长”和“小国分兵”的问题,在1941年直接发动太平洋战争——偷袭珍珠港。

此举不仅震惊了中美诸国,甚至连日本的***盟友德国也深受震撼,希特勒大骂:

“日本是掉进陷阱的野猪。”

这句话通俗来说,也就是“猪队友”的意思,可见日军当时战略的狂妄。

不过,日军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他们继续执行着先前的策略,在偷袭珍珠港的同时,还率军包抄,直接攻占了泰国,将战火引燃到东南亚战场。

而日军之所以要兜这么一个大圈子,其实就是为了能够从东南亚,偷袭我国后方。

他们不仅想以此切断我国的补给,还希望通过南边攻势,形成一个南北方向的钳形攻势,以避免要打长期持久战的情况出现。

于是,为了保卫担当补给任务的滇缅公路,也为了防止钳形攻势的形成,一场“名不见经传”的滇缅战争,由此打响了。

滇缅战争:意义重大、死伤惨重

在急攻的作战方略下,日本在几个月时间里,几乎就完成了东南亚地区的横扫。

到了1942年,日军已经迫近缅甸,并准备对**后方的滇缅补给线进行破坏。

可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也宣布加入战争,而当时的***政府和美国是存在国际联系的,所以,在美国的“牵线搭桥”下,中英形成了军事同盟的关系。

另外,在当时的时局下,缅甸虽是东南亚国家,但它其实也是英国的殖民地。

因此面对日军的迫近,英军也是颇为着急,开始在缅甸境内四处征兵,并抓紧时间建立了一支英缅联军,准备应对势如破竹的日军。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军事同盟的我国也希望能够伸出援手,想派遣一支部队到缅甸助战,这样不仅能让东南亚战局有所改变,还能借此保住物资输送线。

但英军似乎并不想其他军队进入到己方殖民地,所以,英缅联军拒绝了我国的出兵援助,他们想要独自力战日军。

可事实是残酷的,过于自负的英军,加上训练不足的缅军,怎么可能会是久经沙场的日军对手呢?

所以,在日军大举进攻之时,英缅联军可谓是全线溃败,数日都未能坚守,整个防御阵线便土崩瓦解,缅甸形势变得十分危急。

英军想要向本土求援,但当时欧洲战场亦是火热,驻扎在本土的英军实在难以迅速赶到战场,实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若是一心待援,只怕缅甸失守,援军都未必能到,何况本土英军还未必是日军对手。

因此在缅英军,正式向我国发出求援,希望**军队能够入缅作战,帮助英缅坚守阵地。

就这样,**远征军正式赴缅参战。

该支远征军,受盟军**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中将和罗卓英司令长官指挥,编制上由第5、第6、第66军编成,共计9个师10万余人。

当时,这支远征军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协防仰光。此地是缅甸的战略要地,也是滇缅公路的保障,一旦仰光失守,那缅甸地区也就失去其意义了。

所以远征军全军备战,准备在仰光打响一场不能输的保卫战。

但令远征军没想到的是,英缅联军在一连失利后,就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斗志,而负责守卫仰光的缅甸军指挥官亚历山大,又是一位刚刚上任的新将,他对此地的防御情况和部队部署都不了解。

因此,驻扎在仰光地区的英缅联军,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抵抗,甚至还没有等到远征军的到来,就已经全线失守,日本以轻松的姿态,拿下了战略要地仰光。

而仰光被夺后,英缅联军的士气更差了。但正如上段所言,仰光是缅甸的战略核心,一旦丢失,那整个缅甸地区也就失去了意义。

由此,英军打算直接放弃这块殖民地,直接开启一场前往另一块殖民地印度的大撤退,可眼下形势十分危急,他们与日军相互对峙,根本撤不走。

若是贸然后退,甚至有可能被日军找到交战时机,届时整个联军都难以完成大撤退。所以,英缅联军想到了**远征军。

他们让远征军帮忙打掩护,比如戴安澜将军领导的200师,冒着孤军深入的危险,接替英缅第一师在要隘同古的防务,而英缅第一师则开始向印度方向撤去。

日本人意识到英缅部队的后撤,开始大规模向同古开进,与换防的200师正好相遇,同古会战也由此打响。

但中日两军装备太过于悬殊,日军不仅有空军支援,还有源源不断地物资供给,可200师却只有步兵。

更令人感到揪心的是,日军兵力4倍于戴部,如此大的兵力“悬殊”,让这场战斗注定是惨烈的。

可戴安澜将军就凭借着一支陆军部队,率部日夜抢修工事,布下三道防线,将日军在协同的进攻,打得寸步难行,双方在同古鏖战12天,是日本整个南线战场最为艰难的一战。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远征军虽然守住战线,但两翼英军却一直在节节败退,甚至为了撤退,不惜让出了200师的左翼。

这直接导致担任防御任务的200师,转眼就被日军完全包围了。戴部军队中出现断水断粮的情况,就连弹药也出现了严重的短缺。

面对如此惨烈的战场,戴安澜将军下达了一道死命令:

“通知全军,如果我死了,副师长代之,副师长牺牲,参谋长代之……以此类推,各级皆然”

除此之外,戴安澜还嘱咐全军将士:

“让所有将士都写好遗书”,准备与同古城共存亡。”

此二言虽悲壮万分,但也让战士们意识到,戴安澜将军作为指挥官,是会与大家共患难的。

因此,200师在同古阵地上展现出超凡的意志力,整个战场上,时常能够看到**远征军人拉响手榴弹,奔向敌军人群的壮烈景象。

据战后官方统计,在同古会战中,戴部上下打退了日军20多次冲锋,歼敌5000余。

可援军却迟迟未到,日军完成包围,滇缅公路彻底失陷了,这也就意味着驻扎在同古的意义,也彻底失去了。

这让戴安澜将军十分痛苦。但为了保存远征军实力,他在坚持了12天的死守后,下令通知200师的各部队分散突围。

然而,日军早已完成合围,200师的突围之路堪比登天。

1942年5月18日,在郎科地区,数千名**远征军,正迎着日军密集的火网,端着刺刀就冲了上去。

在这场战役中,200师伤亡惨重。更令人惋惜的是,激战中指挥突围战斗的戴安澜将军不幸中弹,身负重伤。

200师剩余士兵,轮流用担架抬着戴安澜将军,与日军周旋,艰难奔波在高山峡谷和原始密林之中。

26日下午5时,当200师行至缅甸北部茅邦村时,戴安澜将军已经心力交瘁,几次昏迷,最终伤重去世,享年38岁。而此地,离祖国国境不过三四十里地。

将军过世后,仅留下了一封给妻子王荷馨的遗书:

“现孤军奋斗,决心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

戴安澜将军的奋勇,“马革裹尸还”的卫国情怀,可见一斑,令人感触极深,也唤醒了无数远征军人的斗志。

而在失去了200师的防御后,缅甸同古彻底落入日军之手,他们切断了滇缅公路,并派军火速占领了腾冲城。

英雄腾冲:失而复得、生死攻坚

日军占领腾冲后,不计其数的腾冲百姓,葬身于日军之手,而侥幸活下来的百姓们,日子也是苦不堪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腾冲城里的日军也在不断聚集着,他们还依托城内地形,修筑了不少工事和掩体,妄图把腾冲城打造成,进攻我国的“桥头堡”。

面对日军的意图,**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临危受命,毅然打响了这场滇西的国土收复战。

1944年5月11日,二十集团军所辖的第53军和第54军,趁夜强渡怒江,在河对岸完成了集结,并迅速实施腾冲反攻战。

由于腾冲与高黎贡山相互依托,要想攻打腾冲城,就必须先拿下高黎贡山,所以二十集团军首先对高黎贡山发起了猛攻。

如此强烈的攻击,把防守日军56师团的主力部队打得四散而逃。

但日军也深知高黎贡山的战略要地,在两个主力联队溃败后,日军直接增兵五个联队,以图能完全守住高黎贡山。

在家国民族大义面前,二十集团军的将士无畏生死,在枪林弹雨中组织了无数次进攻,在鏖战了31日后,防守日军被歼过半,全线溃逃,向着腾冲城内散去。

二十集团军拿下高黎贡山后,直接分兵两处,开始对腾冲城进行合围。

而先前溃逃的日军,则被日军148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重整,组成了一个混编联队,准备死守腾冲城和来凤山。

经过对日军构筑工事的侦查后,二十集团军将士发现,日军在来凤山上修建大量防御工事。腾冲又有城墙掩护,若是贸然强攻腾冲,必然会引起大量伤亡。

因此,远征军决定先攻下来凤山,再围攻腾冲城。

在1944年7月26日时,二十集团军在空军的掩护下,对来凤山的日军堡垒发动总攻。

尽管来凤山工事坚固,但驻守腾冲城的日军实难增援。所以,在二十集团军将士的舍命进攻下,来凤山守军仅仅坚守了三天,便被远征军全歼,全军兵临腾冲城下。

经过短时间修整和侦查后,同年8月2日,全军从四面方向对腾冲发动进攻。

在日军猛烈的防守火力网下,集团军所辖的53军348团,还是在空军掩护下,占住了腾冲城墙东南处的缺口。

其间,348团不仅打退了日军的多次反扑,还命工兵将城墙缺口进一步扩大。

失去东南一方的防御点后,腾冲西南城墙也被突破,两个师的兵力以此快速冲进了城中,对城墙上的火力点进行清扫。

历经12天血战,日军彻底失去了腾冲外围城墙的防御能力,二十集团军集重兵冲入了城中,和城内日军开始了一场残酷的巷战。

由于日军借助民居修建了不少防御堡垒,故这场巷战的惨烈超出任何人的想象,二十集团军在其后的会战报告中,是这样描述的:

“攻城战役,尺寸必争,处处激战,我敌肉搏,山川震眩,声动江河,势如雷电,尸填街巷,血满城垣”

因此,这场战斗损失极为惨烈,二十集团军一度将负责外围警戒的130师,也调入了腾冲城进行攻坚。

而这场血战持续了整整42天,最后以日军的失败而告终,腾冲城也迎来了解放。

国殇墓园:警示后人、坚定不移

尽管占据腾冲的日军联队大多被剿灭了,但二十集团军亦是有1234员军官和17075名士兵,在此战中或死或伤,可谓是损失惨重。

为了纪念这些为国捐躯的英烈,1944年,腾冲修建起了一座烈士陵园,命名为“国殇墓园”,以此警示后人,更体现出当年一战的惨烈。

除此之外,正如前文所言,在烈士墓前还跪着以藏重康美为首的4名日本军官雕像,而那些参战死亡的日寇尸骨,则全部丢在了一旁矮小潦草的“倭冢”中。

日方对此提出多番交涉,希望我国能够撤掉这些不利于日方形象的因素,面对如此无理的要求,我国直接提出三个条件:

“第一,将日本境内的‘****’拆除,并停止一切供奉行为”

“第二,必须根据历史事实修订日本的教科书”

“第三,向腾冲的烈士,以及曾受到日军侵害的所有**人道歉”

只要日方能够做到以上三点,我国便会撤出这些相应的受罚雕像,但奈何不敢承认历史的日本人,这么多年就是未踏出第一步。

这使得这一众倭寇尸骨,注定只能在华夏大地上为护国英烈们长跪,正如不敢直视历史的岛国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