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作业的搞笑歌曲(被作业逼疯的歌曲)

更新时间:2022-09-27 21:07:42  来源:精美文章网  点击:

作者:赵朴

周杰伦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共有12首曲目,其中1号是《In-tro》,意为“引子”和“前奏”。单独列出来,意味着创作者不是把它作为某首歌的“前奏”,而是整张专辑的开头。一般来说,这种设定暗示了专辑的整体结构设计或者比较大的叙事尺度。单个《In t r o》起着打开画卷、定调甚至统领全局的作用。这种做法在他之前的专辑中从未出现过。看得出来他对新专辑寄予厚望,有意做出一部有分量的、宏大的、优秀的作品。或者,他考虑到了**音乐巨星的体面,至少在形式上。

然而现实情况是,新专辑中的12首歌曲并没有体现出“伟大作品”内部结构的有机联系,而是相互割裂。这种分裂体现在歌曲的材料、做工、质感上,归结于周杰伦目前创作中的雅俗纠结。

纵观整张专辑,除了前奏之外的11首歌中,有10首大写的都是“主歌准备副歌,副歌”的结构,做工和用料都很吃力,实在不像我们印象中天马行空、天马行空的周杰伦。更让人不解的是,唯一一张同名专辑,单曲《最伟大的作品》,并不是这种结构,在音乐表现手法的运用上却是如此的奢侈,甚至可以说是奢侈。

103010宣传照

103010的演唱部分有四个主题段,以“边说边唱”的方式组合而成。在间隔之后,这个片段组合将被再次再现。两段式rap段落根据歌词的变化设计不同的“流程”(节奏划分、速度、押韵),重现时根据歌词的变化设计新的流程;两个rap段之间的咏叹调第一次出现再出现的时候,旋律和长度都发生了变化,于是这首歌就有了另一个主题。第四段是歌曲中唯一出现两次且不变的旋律。在rap段落中还被小提琴演奏所掩盖,贯穿整首歌,对前面的变化起到平衡的作用,从而保持了歌曲听感的完整性。他不仅把歌曲的主要部分“堆”起来仔细研究,连插曲的细节也不放过。一般只承担过渡功能的间奏,其实是设计成两段的。先是一首由木吉他、手风琴、曼陀林交织而成的悲伤动人的《小夜曲》,突然切换成一段快速流动、气势十足的双钢琴对话。钢琴段落明显呼应了《最伟大的作品》中的钢琴主题,将《最伟大的作品》和《In-tro》捆绑成一部由序曲和至少五个主题组成的大型作品。这首歌的音乐素材“不计成本”,形式结构不拘一格,这使得它与专辑中其他标准化的歌曲相比,显得鹤立鸡群。小提琴、古典吉他、手风琴、曼陀林,尤其是价值数百万欧元的19世纪古董钢琴的集中亮相,指出了复杂音乐思想的艺术旨趣:高雅与经典。

103010优雅风格的展现并不局限于音乐部分,如活跃于20世纪上半叶的玛格丽特、达利、常玉、马蒂斯、莫奈、蒙克、徐志摩,他们的名作出现在歌词中,仿佛带着观众走进了美术馆,周杰伦一下子成了“人间群星闪耀时”之一。新专辑里,除了这首《Intro》,似乎只有《最伟大的作品》,由文森特方(vincent fang)创作,和以往**风的作品一样含蓄隽永,充满古雅韵味。况且周杰伦的作曲和演唱都重新融合了RB风格的流畅灵动,堪称杰作。但是,我们只是听了“不小心,你说落笔太难,你却为什么要离开潇湘?”(《最伟大的作品》),接着是下一首《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要在离开前拥抱我》。反正我也不是没人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勇敢,那就用小麦做吧”(《最伟大的作品》)。从半文言到白话文,字与句的质感差异明显带来的碎片感,让人一时难以适应。

如果我们更关注歌词的主题,就会发现专辑中的另一个两极分化现象:《红颜如霜》以外的11首歌,除了《红颜如霜》以穿越的形式展示现代艺术史的趣闻,《不爱我就拉倒》以“环保-拯救”为主题,中间九个大写字母为爱的主题。其中,《In-tro》 《最伟大的作品》是英国抒情摇滚,《我是如此相信》 《不爱我就拉倒》是90年代的黑人都市情歌,《错过的烟火》 《还在流浪》是具有叙事特征的周式情歌,都安全地连接了大众(尤其是青年群体)对流行歌曲的审美惯性,部分牺牲了歌曲的创新性和艺术性。**风《倒影》,哈瓦那风《说好不哭》,夏威夷风《等你下课》虽然也在恋爱,但是因为风格独特,所以免于陷入情歌的俗套。再加上专辑的主打歌,与那些安全的情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音乐质量上也呈现出差距。

回顾周杰伦早期的专辑,风格多样,内容丰富,创意十足。我们无法预测下一首歌会带我们去巴比伦的宫殿还是吸血鬼出没的中世纪城堡。我们也会惊讶,在重金属说唱中,怎么会突然蹦出一段莫札特风格的古典钢琴,然后切回“哼,哼,哈哈,用双截棍”。一张专辑听起来就像一个充满惊喜的“神奇的神秘之旅”。这些创意不会让专辑或歌曲土崩瓦解,而是通过周杰伦及其团队的非凡才华,凝聚成独特的“周杰伦风格”。用来平衡里面各种因素的是一个信念:演奏好音乐。

周杰伦想放点好歌的时候,还是有能力做出《红颜如霜》这种低俗的歌。但即使是这首歌,似乎也缺少了《灵韵3354》那种超脱尘世,只活在音乐里的纯粹。也许,周杰伦只是以“最伟大的作品”之名,一语双关,但他崇古崇雅的兴趣倾向,其实是通过音乐流露出来的。古典音乐,古董钢琴,艺术**,艺术

术杰作,他试图把这些都化入创作中,从而建立一种不同于当前乐坛流于媚俗的艺术格调,彰显其特立独行的同时也巩固他在乐坛的权威,这其实让他进入到一种“自我经典化”的逻辑中。

周杰伦早年曾说过崇拜罗大佑,当他以颠覆性的音乐理念和技术手段解构了罗大佑建立的审美范式后,他成了新一代“歌坛教父”。自2000年一鸣惊人,22年过去了,周杰伦已不年轻,按照乐坛新陈代谢的规律,他本该躺在厚厚的荣誉上心安理得享受生活,进入音乐史的万神殿,在歌迷的追忆中成为传说,兴之所至发发新作,完全是个人意趣打造的逸品。但在这个因产业迭代导致乐坛青黄不接的时代,他“被迫”待在华语乐坛的流量顶峰,划时代之后还要“跨时代”,从四处开疆拓土的音乐先锋变成为华语乐坛兜底的守门员。当好守门员,关键是稳重而非锐气,他只能一边通过《最伟大的作品》的崇雅来表明品位,同时拿几首特色曲风向老歌迷交作业,再通过标准化的情歌来照顾一般听众的口味——我们可以把那半打之多无甚创意、却质量在线的情歌,当作是周杰伦为主流乐坛音乐品质坚守的底线。只是,这样的专辑哪一方都无法满意,可能最不满意的就是周杰伦自己。“唯乐不可以为伪”,周杰伦的纠结在音乐中展露无疑。

2019年,周杰伦曾发文:“告诉你们我为什么现在很少听别人的歌,因为我16年前写的歌,到现在还在流行”。他值得拥有这样的自信,但他还可以更自信一些。千万音乐人中,只有极少数凤毛麟角才能享有自主把控创作、不受市场左右的巨星之位,在音乐世界,“周杰伦”三个字意味着从心所欲。我们期待他拿出一张自己的《艾比路》,与过往的**们比肩。

(作者为流行音乐研究专业博士、杭州师范大学副教授)

来源: 文汇报